patrickzhu的Uber记事(2) – 融入和撤退

这段与乘客的对话一定要讲给你们听,因为内容很猛,完全是洋人视角华人思维,哈哈。

女乘客是房地产中介,洋人,和她老公在布里斯班长大后,来了悉尼工作定居。

我们就从房子聊起,她说她看着St Ives房子这些年来一路高歌猛进,她的客户群里大量华人,所以她很清楚St Ives North Public School里面天才班的影响力,还有Sydney Grammar的小学部也来很多亚裔。 继续阅读“patrickzhu的Uber记事(2) – 融入和撤退”

patrickzhu的Uber记事(1) – 另类殊途同归

殊途同归,我服勒

上几个月周末选举日里有接了一位乘客蛮有意思的,他因为工作关系在北京上海都呆过,很会聊天,甚至会说一句上海闲话“老句额”(意思是价格很贵),聊了一些在中国的事情。

其中谈起了空气污染,通常就是老生常谈通常没啥新意,但是他倒是结合这这些天悉尼林子到处着火来说的,大概意思我记录下。 继续阅读“patrickzhu的Uber记事(1) – 另类殊途同归”

今天”无情地”拒载了一个妈妈和她的小孩子……

各位Uber司机朋友,你们平时出车接单时如果碰到带小孩的会怎么做?

我开Uber至今几个月,碰到过几个带小孩的,但都不是特别小,基本上至少也有7-8岁吧。

可是今天的情况不太一样,导致我做出了一个很”无情”的决定。。。 继续阅读“今天”无情地”拒载了一个妈妈和她的小孩子……”